2014年9月16日星期二

後設資料: 各國政府垂涎的公民隱私資訊

談到隱私保護, 一般人會關心的是電話有沒有被監聽、 誰可以讀我的病歷等等。 但其實即使僅僅是 「誰何時寄宅配給住哪裡的誰」 或是 「誰在何時到哪裡就診看哪位醫師」 之類 不包含信件內容或看診內容的摘要資料, 從隱私保護的角度, 也都應受到重視。 粗略地說, 所謂 『後設資料』 (metadata, 或稱 「元資料」、 「元數據」) 就是人事時地物當中的人時地 (或許也包含物) 等等不屬於實際活動內容的資訊。 相對於實際活動的主要內容, 這些後設資料的量通常小很多, 也更容易被製作成資料庫、 更容易被拿來搜尋。 許多國家的政府已經透過後設資料在偷窺自身公民。

2014年9月10日星期三

供應鏈透明化救食安

郭烈成餿水油事件, 我一直沒有很認真追蹤。 外食太多, 很難一一確認; 更別說退錢。 只能秉持著 均衡攝取毒素 的一貫原則以求自保 :-) 倒是昨天在新聞上看到遭殃店家的店員被要求退錢的僱客飆罵到哭, 很替他們覺得委屈。 拿發票退錢是消費者的權利。 至於因為各種原因而沒有發票的人, 該不該有權利退錢呢? 如果可以退, 那麼業者的權利又應該如何保障呢? 他們如何確認沒有被奧客一貨兩三四退? 我有幾個主張: (1) 有一定規模的食品業者隨時向大眾揭露其原料來源。 (2) 消費者購買食品時, 可以選擇是否提供個人聯絡方式給業者。 (3) 萬一出事時, 有留下聯絡方式的客戶不需要拿發票就可以退錢。

2014年8月20日星期三

吸大麻 vs 寄送 docx 檔: 一個深遠的社會危害, 及一個歷史印痕下的意識形態

茫茫、 飄飄欲仙的年輕 Bill Gates 房祖名、柯震東吸大麻的新聞炒很大。 臺灣主流媒體花很大的篇幅配合北京政府批判兩人。 另一方面, 「全民寄送新版 docx 檔案」 讓整個社會無法自拔於微軟所設下的毒癮陷井、 讓臺灣 (還有中國) 長期被微軟毒癮所控制。 但此事卻無法得到媒體、 或資訊學界相同的關注。 不具傳染力的個人自殘行為受到大眾譴責; 但 (在資訊教師及專家協助下) 大眾集體互殘的行為卻成為難以挑戰的日常生活習慣。 源自鴉片戰爭的恐懼塑造了華人社會的一種不求真相的盲目反毒意識型態; 但我們卻沒意識到自己已經 又輸了另一場資訊科技領域的鴉片戰爭。 或者, 也許有人意識到, 但沒有一位資訊領域的決策者敢拿出林則徐或蔣渭水抵抗鴉片的勇氣。

2014年8月3日星期日

管線圖資及其他公共安全相關資訊無法公佈的原因

高雄部分地下管線圖 高雄氣爆事件, 突顯了資訊不流通的傷害。 不但居民不知道自己家門前的馬路埋了哪些管線, 連消防人員也拿不到資料。 事發之後, 就連最基本的管線圖資 經濟部都不願意公佈。 身為中央機關的經濟部竟然聲稱無權公佈國營事業資訊, 這是很奇怪的事; 更奇怪的是為什麼它卻又有權力求地方政府必須 統一 公佈? 如果經濟部長沒有骨頭擔起公告資訊的責任, 那麼他又憑什麼干涉各縣市各自不同的決定? [8/6 補充: 台灣部落格協會理事長潘健志醫師公佈了不明管道取得的 兩張圖, 但裡面僅有中油與欣高天然氣兩家公司的管線。 g0v 的朋友把它轉成資料檔 與 google 地圖疊合。 對於了解爆炸有多大幫助很難講; 但具有促使政府公佈圖資的意義。]

2014年6月24日星期二

我不想當超人了, 給我別的玩具吧!

胖虎超人對 Tux 版的哆拉A夢說:
「我不想當超人了! 給我別的玩具吧!」 小格的讀者可能有注意到貴哥最近貼文頻率有點下降。 因為我覺得要當一位維護世界和平的超人 (握拳) 好累啊。 我想要脫下超人披風, 改玩別的更好玩的東西了。 (告白心情文)

2014年6月13日星期五

但中國人民的人權/自由/生命/財產與前途, 卻是由少數政府官員在決定的啊!

黨走, 邁向新輝煌 賴清德在上海公開表示: 「臺灣的前途由2,300萬人民共同決定」。 國臺辦馬上回應: 臺灣的前途由全中國人民共同決定。 面對這個意識形態高於實質民生意義的議題時, 北京黨中央很毫邁帥氣地搬出民意。 但是一轉身回頭面對中國公民個人切身生存權利的議題時, 「民意」 一辭, 可就像是一個命中要害入骨三分的髒話一樣, 絕不能提。 因為當中國各階層政府裡面的貪官污吏們在殺民奪財、 消滅人民前途的時候, 當地 ZF (政府) 的旨意, 以及黨中央為之護航遮醜的決心, 可就遠遠凌駕民意了啊!

2014年5月18日星期日

高中高職生選校系必知: 傷害兩代學長與你的 「大學實習必修」 政策

Q:學生必修無薪實習課, 何異於奴隸? A:奴隸不需要付學費。 教育部推動大學生進入職場實習, 原本是希望學以致用。 但很可惜, 這個政策的設計有一個嚴重的缺失。 再加上當今各大學高層普遍重視補助甚於遠見。 結果這個政策造成了大學生被剝削、 社會新鮮人的就業機會被排擠壓縮、 基層教師為難的三輸局面。 本文對大學師生提出一些建議, 來對抗這個有問題的政策。 更要提醒那些正在選校系的高中高職生及家長作出明智的抉擇: 那些正在唸大學的學長們, 還有已從大學畢業的學長們, 他們沒有選擇的機會; 但你們還有機會。 高中高職生如果覺得文章太長, 請讀一、二、七節就好;

2014年5月11日星期日

TPP 裡面, 讓智慧財產權凌駕實體財產權的 「科技保護措施」 TPM

禁止列印槍技的 3D 印表機 黑箱密約 TPP 裡面有個名詞: 科技保護措施 (Technological Protection Measure)。 美國主張: 為了保護 "正版"、 打擊 (被混為一談的) 盜版/山寨/仿冒, 如果廠商販售給你的商品上面有一些電路/機關禁止你用這項商品來做某一些事, 那麼身為消費者的你, 就必須遵守 (侵犯人權的) 法律。 你已購回的商品上面如果有廠商預先安置的枷鎖, 而你企圖 「斷開魂結、 斷開鎖鏈、 把枷鎖燒毀!」 那麼你就犯法了。 你可以把它理解為實體物品版的 遙控數位枷鎖 DRM。 一旦這種 (必然被破解的) 技術受到法律的保護, 智慧財產權將凌駕實體財產權之上, 而知識分享的言論自由也將受到拑制。 Princeton 電腦教授 Ed Felten 早在 2006 年就已經預言 DRM 思維會走向這條路。 (我 2009 年曾摘要)

2014年4月27日星期日

面對替代方案, 臺灣堅決禁食嗎?

林義雄絕食反核四 林義雄先生的絕食, 有太多的意義。 我也提供一個小小的面向來詮釋。 我不確定他是否認同我的詮釋; 但我想拿他的行動來問臺灣人一個問題: 你願不願意張開眼睛看看世界上的許多替代方案, 願不願意從散在全球各地豐富的智慧當中汲取靈感? 還是你選擇相信: 不論國民黨政府告訴你什麼, 只要是出自政府之口, 就必定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案? 如果你覺得林先生停止進食是一個沒有意義、 不明智的自殘舉動, 那又怎能看不懂 「國民黨的堅決擁核意志代表著臺灣社會的集體選擇, 率領著臺灣人集體拒絕吸收新知、 拒絕研究沒有副作用的替代方案」 更加是一個沒有意義、 不明智的集體自殘行為呢?

核能不是我的專長, 所以我要拿資訊科技的例子來說明 「忽視, 甚至打壓替代方案」 的現象與後果。

2014年4月17日星期四

長官小孬孬? 公務員應學會自保

大和田: 上司的失敗卻是下屬的責任 要解釋 "accountability" 這個英文字, 我那一長篇舊文 遠遠不及 「半澤直樹」 劇中大和田的半句話來得簡單扼要: 「上司的過錯部下扛。」 這就是東方人 欠缺 accountability 的絕佳寫照。 公務員, 你知道有法律保護你嗎? 別再愚忠了吧!

小孬孬長官想做一件事。 他找來部下, 暗示、 明示要部下去做。 部下知道此事違法或違背良心, 覺得渾身不對勁。 但他既不想去做這件違法或或違背良心的事, 又不敢違抗長官的指令。 如果是一般合法的命令, 單就 「分工」 來說, 長官把 responsibility 分給部下, 這是很自然的事情。 壞就壞在小孬孬長官還想把 accountability 也丟給部下, 也就是未來萬一出事, 大眾 「究責」 的時候, 他希望有部下替他承擔。 一個社會如果能夠明白分辨 accountability 跟 responsibility, 就會知道: 你可以把 responsibility 分出去; 但你不能把 accountability 分出去要求決策者扛起責任, 這就是 accountability。

2014年4月14日星期一

臉書版偽草根運動技巧的一些連結

偽草根運動 「無限期支持方仰寧」 粉絲專頁遭質疑不正常灌水。 這個網站 每分鐘去檢查一次該粉絲專頁, 並且 以圖像呈現。 這些數字值得進一步分析。

為何會有 很多俄羅斯人 (真人, 不是殭屍!) 去按讚? 這一篇解釋: 有一個 LinkSpeedUp 互相按讚互相取暖的網站。 搜尋 「linkspeedup alternative」, 發現 類似的網站 還蠻多的。 另外, 跟 We Sell Likes 一樣 可以花錢買讚的網站 也很多, 又便宜。

2014年4月6日星期日

覺醒類社會運動的網路工具

YouTube 的政治言論管制 [閱讀時, 建議搭配 sozi 簡報 (用 firefox 看, 效果效佳)] 對於 『覺醒類社會運動』 而言, 最重要的長期抗戰目標就是要讓真相擴散。 也因此, 選取有效的網路工具變得非常重要。 Facebook 與 hackpad 的長處是反應迅速; 但是以持久戰而言, 部落格與 wiki 之類 (對於視障者比較友善) 的傳統工具, 還是比較有利。

在覺醒類社會運動裡面, 當大眾有機會、 有意願、 有時間去閱讀豐富且適當整理的資訊之後, 他必然會認同 (或至少精神上支持這個運動 -- 即使本身無法力行配合)。 而且這個過程是不可逆的 -- 醒過來之後, 不會再倒退回被矇蔽的狀態。 這篇文章所提的建議, 就是針對這類的社會運動者 -- 例如太陽花學運的同學們。 因為我們自由軟體運動也有這個特性, 所以我很有經驗。